我們在島嶼演奏 

出發前

從「海島小輪」今年漸見繁忙的音樂工作編排看,去年應該是我們獲得一點成果的一年。

但說得上成果的,自然有背後的相關作業。其中有一個原則,就是不論有沒有演出都堅持綵排練習。原創作品也好,團隊的默契和風格也好,也是需要時間醞釀出來的。反之,演出的機會卻是隨時都會出現,所以除了個人的練習之外,一個團隊也是要何時都裝備好自己。 做好一個團隊的裝備,就應該再走多一步,知道自己是怎樣的跟整個音樂人社群連結起來。清楚自己的定位是其一,懂得如何的去支持整個社群的發展是其二。說真的,對於「海島小輪」這樣的一隊組合來說,有利可圖的演出不會很多。反之,在選擇演出機會的時候,自身發展和音樂社群的發展都是我們考慮的重要因素。

這次我們到長洲演出,大家可以當是我們給各位到離島走走的理由。但對於我本人來說,其實是真的想去支持這群努力在島上建立音樂氛圍的音樂人。「海島小輪」的音樂,從來都是基於一種對於海洋,對島嶼的聯想。但若缺乏到不同島嶼感受音樂的機會,我們自身的表現能力也會打個折扣。因此,到場的當日我們既是表演者,是觀眾,更加是長洲音樂人的朋友。

一星期後

昨天有朋友貼了一幅火山口外熔岩的照片。明明是熔岩從火山口內噴出來後凝固的畫面,但看起來卻像「萬千怨靈遭吸入煉獄業火之中」。

「注入」和「釋放」,如此模糊不清的,跟一場音樂的表演十分相似。

對於很多觀眾來說,一場演出,應該是表演者釋放出能量的時候。那當然是正確的。不過,對於一個表演者來說,每一場演出都成為他閱歷的一部分,造就往後的創作和所有活動。因此,演出也同時是一個「注入」的過程 。

每場演出,「釋放」與「注入」的比例可以有所不同。昨天在為我們年底一場音樂會物色場地,相信那會是「釋放」成分很重的一個演出。反之,上星期六,前往長洲做的一次音樂紀行,我會視之為「注入」成份比較重的一次。

成員每人都付了50元的船費,演出沒有酬勞,出發時風和日麗,到演出時卻風雨交加。對於很多職業音樂人來說,可能這樣的演出不做也罷。

但對於生活在市區的「海島小輪」來說,任何對於島嶼的體驗都是重要的。在理念上,我們是很重視「連繫」的一個組合。這次我們體驗到當地的音樂人是如何努力的建立一個Open Mic 平台。在比較接近市集的餐廳舉行受到投訴,唯有移師人流較少的海邊燒烤場舉行。物件的搬運,觀眾的邀請,全部要親力親為,全部都有難度。

「海島小輪」的到來,讓這場景中有我們的音樂,好聽點說是一份支持,但實際上也是一個在豐富「我們是誰」的體驗。這是一個建立我們身份,讓我們知道自己跟別人不同是什麼的機會。

不是最理想的演出條件:遠離市集、天雨、大風,但各位成員已經交出自己最好的。對於他們,甚至連同家人和另一半,長途跋涉來到長洲,我這次都致以衷心感謝。

一件事情,從沒有到有,從空洞至豐盛,當中都得走過一些「注入」的過程。 相信,大家能理解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