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聯合國

回到瑞士:離地國度的平衡時空

IMG_6969

因為一些關於北韓人權的倡議工作,這個星期我代表現時所屬的機構,回到曾經居住兩年多的日內瓦。作為一個倡議者,回到這城的感覺跟是很不同的。以前都是在聯合國機構的一些「秘書處」工作,經常是在準備會議,職責是主要協助一些「外面的人」商討議題,作一些可以影響世界上很多人口的決定。

而今天我回來的身分就是這些「外面的人」之一。當然,我並不是那些可以直接事情發展的國家代表。感謝聯合國給平台我們這些NGO,在外交人員商討各國人權狀況的同時,可以有短短的幾分鐘發言時間。另外,還給我們一個「平行時空」,在同一場合提供地方,說我們想對有權者表達的。這就是所謂的parallel event了。

在日內瓦忙了三天,我還去了瑞士的首都伯爾尼(Bern)。不是旅遊啦。原因是國際特赦組織的瑞士分會在此。能夠跟這裡的二十多位同事談談我的研究,看見他們高昂的士氣,對自己的工作也很鼓舞。另外,少不得是去外交部做一些游說工作。這方面,其實我還是新手。不過同一個話題說過很多次,基本上已經懂得就不同的對手而作調整。

不能不說,我對伯爾尼的感覺還是要比日內瓦好得多。明明是首都,卻又充滿著小城的風貌。這次只能匆匆的來匆匆地走,但已經滿足了不見它多年的想念。

現在我又再回到日內瓦的路上。想起今早走過童話一樣的街景,同時看著車窗外遠處的雪山,實在很嚮往。也很可惜回到香港後已經跟這些景色離開很遠、很遠。不過同時,我亦深深感受到,瑞士真是一個美得容易令人離地的地方 。

這幾天回到日內瓦,跟一個已離職的舊同事聚舊,他也用Golden Cage來形容我們曾經工作的地方(本來屬聯合國機構之下,現在已經脫離)。待遇方面真的是沒有任何怨言,單看這方面,還有這裡的生活質素,真的令人貪戀得走不動。我眼見更多同事是因為人與人合不來的原因而離開。

而我自己為什麼離去嘛?當然也有眾多原因。個人方面的固然有,留學、回歸亞洲、決心去鑽研北韓,想成為一個國家的專家也是其中之一。但也有一個更大、更重要的原因:當時在這裡做扶貧發展項目,其實是與真正的持分者,也就是受助的人隔絕。當時的工作崗位也未能給我多到現場考察的機會。因此,跟貧窮國家的現實距離越來越遠,也是一個覺得不宜久留的原因。當然,有相同感受的亦不只我一個。

結果,人走了。當時決心去學的韓語算是能說了,跟脫北者、南韓的對北援助組織,寫了一篇關於糧食政策的論文,就連北韓的農村也去了好幾次。當日離開時說要做的都做了嗎?算是向自己交了帳。

幾天以來也有好幾個人問我會不會考慮回來日內瓦工作。世事難料,如果有任何用得著我的地方,Never say n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