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說話

人越大 為什麼也就越怕演說?

17歲,那時好像正值初夏... 為了演講穿成寒冬一樣的模樣,何苦?

17歲,那時好像正值初夏… 為了演講穿成寒冬一樣的模樣,何苦?

昨晚參加了可能是我中學畢業二十多年以來第一次參加的全級聚餐。參加之前,基於種種原因,經過不少掙扎,不過最後還是赴會了。

小學後期和中學時期不是我過得特別開心的一段日子。原因不直接說了,但如果我告訴你,有些一直以來聯絡不多的舊同學,說對我的印象是「我好像經常在台上說話,很多自己的意見」的話,你大概會推測到這些煩惱的來源。

而我只是憑著比較字正腔圓的幾句英文,被推了去參加幾次演講比賽,然後做了英文辯論隊的主辯而已。每場比賽我也是非常認真的去準備,確保論點笑點感動位高潮位一一俱備(好似係)。然而,在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可能每一次說話都當是一場比賽去準備。

簡單的Brainstorm,列出了越來越怕演講一些原因。大家如有雷同,可能並非實屬巧合。

1) 別人說過了,不用我再說

不知有沒有人有同感。其實,有時候在社交媒體我看見有很多人分享的文章,我覺得就不用我去再按Share了。那些在金鐘、旺角排隊講自己意見的,我不是不 同意他們,但如果我也加入他們的行列,講相同的東西,又其實是要迫誰去聆聽?從來覺得,要聲大夾惡,將人數乘三分鐘的不斷重播並不是上策。除非我有把握令 我的三分鐘變成與別不同的三分鐘,否則就不如省省力氣算了。

2)婉轉不來,變成詞不達意

從來很羨慕那些把事情兜一個圈說出來,動聽之餘仍然能搔得著癢處的人。認識我的人,都相信知道我比較上是明刀明槍的。要我用懷柔政策帶大家游花園,恐怕要說話的最後會如輕煙一股的消散,浪費大家時間。

3)怕看見有人「閉目養神」

教書也好,對教授Present也好,其實很怕看見人打瞌睡。 偏偏就連我發表論文時都看見這些「乖豬」… 就當是向我報仇吧,別人講話時我遇上周公的次數也不少了。 我講話真的那麼悶嗎?

4)生死時速

就是怕別人悶,所以嘗試短,嘗試快。有時是有Time Limit,有時是自己緊張,甚至是因為自己興奮,總之就是會越說越快,最後根本不知聽的能夠了解你多少。畢竟,四十歲人了,想表現得多點淡定,多點老練。但仍然是難掩一腔的熱血… 假象!是假象!

5)頭痛,好頭痛

哈哈哈,這個是開始了唸博士才出現的毛病。 不知是什麼原因,每當任何Presentation到了Q&A的部分時,頭痛就會如一個魔鬼一樣的襲來。我仍然不知可以怎樣避免… 只能完成之後立即啪藥。

6)話不投機半句多

沒 錯。我態度不好。 有一些聽眾,若然不是對你表現得輕佻而不尊重,就是本身就已經令你不屑跟他們講話。不過,明明我這個行業就是要跟意見不同的人溝通,甚至是辯論,以達至他 們在決策上的轉變。但是,有時那些嘴臉真的是看一眼都嫌多。幸好,倡議工作裡面有Elevator pitch這個項目。有時,你的目標人物貴人事忙,你就只有一程升降機的時間跟她說話。就在這一分鐘內,你要準備好講出最關鍵的。若然半句也嫌多,就準備 好用最短的時間說最精要的算了。她聽了要跟你對質也就是後話。

7)「方欣浩不代表我」

其實,越來越怕演說的原因,很多時是因為身份的問題。如果是清清楚楚,接了一份工作,要我去講三個小時的課,做足準備的話,其實是沒有什麼恐懼的。 越來越覺得最困難的,是代表一個群體說話。怕的不是什麼強權,而是怕那個群體本身。我有資格去代表他們嗎?他們真的希望由我來代表嗎?我對於事情的裡裡外外都了解清楚嗎?說了之後有人會認為我「抽水」嗎?雖然我不是政客,但其實由學生時代開始,到現在生活中工作中都偶然會有這些情況出現。沒錯,本來可能是想做一點事情的,但慢慢的就會變成「總有別的聲音比自己勝任」的心態,不了了之。

或者是這些原因,我還是喜歡文字。各位閱讀的時候,我看不見大家的表情,然後,我收到大家的LIKE時候又可以自我沈醉一番,多好?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