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農曆新年

騷亂後 沈默的母親在想什麼?

Clipboard16_138

父母親的家中,客廳沒有電視。

連日腰痛,家父從醫,給開我了藥。但身邊多人都有類似傷患,見情況稍有好轉便把藥都分給他們了。手上沒有藥,陣痛又回來了。春節後首天上班,跟同事吃開年後只好回家過夜,多取一點藥。

腰痛的結果,就是減少拜年。新年沒有去什麼地方閒逛,也沒有到旺角嘗試吃街頭美食。

還是應該慶幸沒有去?

年初二那天,醒來有點詫異。竟然,又或者是終於,發生了騷亂。放火?飛磚頭?雨傘時期也沒有聽過的。

一般下班回家後都盡量嘗試看新聞,在一個人住的家裡看的是now TV。在父母的家中,要去他們睡房看。母親以前是做投資工作的,電視長期是有線財經資訊台。

我問母親:「讓我看看普通新聞可以嗎? 」

最方便的還是轉到有線的重點新聞台,是7號台,只需按一次扭。

電視的畫面顯示,37人以暴動為罪名被起訴了,還解釋什麼情況下有機會被檢控。某大狀前議員說,如果看見有人放火、拋磚頭也不離開,就有機會被入罪。

準備好聽母親的苦心叮囑,叫我不要去什麼集會去了,讀了那麼多書不要誤了前途 …… 等等。

豈料,卻是不發一言。 只聽她說,隔壁的房間也有電視啊。我告訴她,那台新的我不懂開。接著她便關了燈,上床鑽入被窩睡去。

我問我是應該離開嗎?她說,不要緊,電視可以再開一會。

然後是今晚油麻地有垃圾桶焚燒,發生輕微爆炸的消息。母親還是沒有反應,但上海街是她成長的地方啊。

這種沈默,其實對我來說很可怕。

還記得幾年前,經歷過1967年的她說很擔心香港會有暴動。主要是怕影響經濟吧?至於是哪一年說過,我已經記不清。自從2003年之後,香港實在沒有任何一年的是過得容易的。

好了。現在算是暴動嗎?應該相當接近了吧。

沈默的意思是,早就預知了?太憂傷?還是這還不算暴亂,擔心更恐怖的還在後頭?

說了這麼多,就當我是把自己的情緒投射在這沒有預料到的沈默之上吧。

港聞講完了,接著是體育消息。

我看完了,問她要關機嗎? 她只說,轉回8號台吧。

大是大非當前,人有很多選擇。清醒或沈睡,裝聾或聆聽,沈默或回應 …… 身邊的人是怎樣反應也好,其實我們真的能看得懂嗎?當最有可能會非議「暴徒」的人也歸於沈默,警號就彷彿比一切也來得響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