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LGBT

一星期行走東京 看「同志平權」

IMG_8320

大概沒有想過第一次參與「同志遊行」是在海外,而且是因為工作關係(香港的Pink Dot活動倒是參加過的)。更沒有想過,我竟是回到居住過三年的東京,參加這裡的Tokyo Rainbow Pride遊行。

一向對於「同志遊行」不太熱衷。除了因為我是近年才出櫃之外,也因為同志遊行往往會加深了外界對於這些群體的既定想法,甚至是誤解。把「同志遊行」放在引號之內,亦因為這裡的所謂「同志」包括了L、G、B、T(Lesbian / Gay / Bisexual / Transgender,即男、女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人士)等群體。他們的需要、生活方式都很不同,實在不能夠太過概括呢。

雖然如此,這次來參加Tokyo Rainbow Pride是喜悅的。東京有兩個地區:包括涉谷區和世田谷區,在去年分別訂立了為同性伴侶註冊的機制。所以,這次遊行相比起以前更能獲得普羅大眾的支持。 遊行隊伍的路線亦經過涉谷車站的繁忙交叉點,經過時士氣之高,亦彷如戰士凱旋歸來一樣。

IMG_8295

「和風」化了的「同志遊行」有不少特別之處。例如,大台表演除了有drag queen,有歌手演唱,以包括了一些日本傳統祭典的演出,隊伍成員很可能全部是男同志呢。另外在遊行時,在我前頭的花車亦全程在播放來自不同年代的經典動漫歌曲。《龍貓》、《新世紀福音戰士》、《櫻桃小丸子》、《龍珠Z》、《TOUCH》等全部我都能認出來。細心聽聽歌詞,原來很多歌曲裡面都提到「彩虹」呢。

其實,參與「遊行」本身只是其次。我這次來的目的,是要「巡查」活動中設置攤位的機構,看看他們都是些什麼組織,有沒有什麼政策上的訴求等。結果發現,私人企業在這次Tokyo Rainbow Pride的參與是意外的多。很多跨國大型企業都通過這次活動爭取市場曝光率,一方面可以向LGBT群體推廣為他們而設的產品,另一方面亦標榜自己是歡迎LGBT人士工作的僱主。

除此之外,我亦察覺日本一個特別現象,就是近年出現了不少專門為LGBT人士而設的中小企業。兩位男同志去地產公司找房子難為情嗎?有人便想到經營專為LGBT人士而服務的地產中介服務。未有進行變性手術的跨性別人士,聲線還是男性化的,但偏偏有修改裙子的需要。進入店鋪應該怎樣開口呢?於是又有人想到經營專為LGBT群體而設的改衣服務,不但不會對顧客投以奇怪眼光,還提供網上提交改衣的服務。

五花八門的LGBT企業,一方面可以證明性少眾群體都在努力的為自己遇到的問題提供解決方案。但另一方面,這亦說明了,在日本普羅社會對於LGBT群體的誤解、偏見,或者歧視都依然存在。

IMG_8289

為了探討日本性少眾平權運動的狀況,這次我跟不少相關的人士會面。我得到的結論是,相對於推動同志婚姻,目前更重要的是改變日本社會上一些影響性少眾人士權益的政策和認知。特別是如何讓性小眾人士能安心使用醫療、法律和社會服務的權利,是目前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之一。

「同志遊行」往往是色彩悅目,閃閃生光的。在同志婚姻普及化之下,都市不少願意暴光的同志戀人都給人一種生活富足、有品味、浮華璀璨的印象。然而,不少性少眾人士都認為這是日本社會正在對「LGBT」形成的一種新生的誤解。 不少活在鄉郊地區的同志,或者是面對更複雜性取向或性別認同問題的人,他們遇到的問題仍然多著。

這次來日本考察,除了看見樂觀、繽紛的一面之外,亦令我對於「活在水面下」的性少眾人士所面對的問題加深了認識。對於締造一個真正多元的社會,以迎接2020年的東京奧運這個目標,日本仍有相當長的路要走呢。